女人的心是水做的,波濤洶湧時可以狂可以烈,然而,也有靜寂如死時 ..



6/26/2011

It's really first-class..


《永生樹》(The Tree Of Life):1.無止盡的天問 2.追尋失落的童年


「樹」,可象徵生命的初生、長成、茂盛以及往後的凋零、死亡,而它本身的茁壯或羸弱,與周遭環境息息相關,足以類比芸芸眾生;樹枝與樹枝之間的連結,又可以與家庭血脈漫漫綿延的意涵,做個相互的比喻。 既然有往後的綿延,當然也有往前的追溯,追溯到生命之初、一個星球的誕生。

6/15/2011

親愛的

我與你的愛情與肉體之結合,有一說,乃向自由之投奔,掙脫原本緊鎖的牢籠,牢籠上的鐵鍊又是纏又是繞,迎向我們的是山間、是海風、是微香、是琉璃似的大城華燈、是震耳欲聾的搖滾樂、是轉瞬即逝的溫存;另一說,乃覆蓋在頹靡又失神的動物毛皮下,低沉的呼吸、低沉的呼吸,後來又進入處在藥物戒斷期間的神經質似的絕望,與抽搐,講幾百遍愛你愛妳都不夠。

你說,我說,現實對待我們的態度總是不友善,因此為了再度逃離,只好玩起角色扮演:教授<=>學生、尋芳客<=>阻街女郎、醫生<=>病人、哥哥<=>妹妹...,這總是既有趣、調皮,但卻是基於灰藍灰藍般的心緒。

6/11/2011

《超級8》(Super 8)


在這超級八的鬼天氣,上完大提琴課準備要走出建築物時,傘還沒打開、按鈕便壞了,只好摸摸鼻子買把7-11超商裡最便宜的65元直傘。


在這超級八的鬼天氣,褲管浸濕到連捲都捲不太起來,只好任它泡著髒水,硬著頭皮走一段路,當一輛汽車疾駛而過,多麼想學公路電影裡的浪子,隨身行李輕便如我,但表情堅定的對車主招手示意。

「我也想搭便車啊!」 當汽車開走後,步伐繼續拖著迅速與疲勞。


在這超級八的鬼天氣,當手邊工作都完成後,我總算去看了《超級8》(Super 8)...。


還記得,走出電影院的出口時,不小心聽到一對情侶(應該是吧)在討論看完這部片的感想。

男:「妳覺得怎樣?」

女:「嗯~~這應該是迪士尼拍的吧!」


甚麼?迪士尼?妳確定?

一群小孩子擔當要角、猛搶鏡頭,就非得要是迪士尼的產物?妳沒看過《四百擊》(Les quatre cents coups)或者是《伴我同行》(Stand by me)嗎? 這些孩子成熟的演出,一瞬間就被賞巴掌了。(當然不是說迪士尼的電影題材都很無腦,小朋友們都只會講「hey dude」以及只會吹泡泡糖或打棒球)

《超級8》(Super 8)一開始的劇本計畫,是打算將這部片設定為《科洛孚檔案》(Cloverfield)的續集,《科》片的製作人便是J. J. Abrams。不過J. J. Abrams推掉了這構想,著手寫出了全新的劇本,故事靈感幾乎都是來自於八零年代的電影。Steven Spielberg算是推手,外星生物題材的處理與發想,難免聯繫到他那一貫壯闊的風格,像是不久前的《世界大戰》(War of the Worlds)。另一方面,《超級8》也乍似向Steven Spielberg的《E.T.》與《第三類接觸》致敬,不過本片也充滿著J.J. Abrams個人擅長處理的懸疑感(像是由他經手的影集《Lost檔案》),總是讓觀眾摸不著頭緒,搞到最後連那詭異的生物,到底是異形、外星人或是人類實驗後所產生的突變產物,都不會是重點了。

J.J. Abrams個人也表示,這故事的發想有一半是來自他自己,另外一半來自Steven Spielberg。關於他自己的部分,說的是一群喜歡拍攝超八釐米短片的少年,在居住的小鎮附近拍短片時的奇遇。來自Steven Spielberg的部分,說的是現已關閉的空軍基地「五十一區」(Area 51),無意間與不明飛行物陰謀論產生了關聯。



故事設定在一九七九年,美國俄亥俄州一個小鎮上。深夜,有一群孩子用超八厘米攝影機(Super 8 mm film camera)[註1]拍攝活屍電影,但卻目睹了一場火車碰撞意外。這場意外並不單純,當中有不明生物成功脫身了,因此在原本平靜的小鎮上,引發一連串的神祕且難以解釋的離奇事件…。在這些離奇事件當中,人與人之間的互動與情緒的激盪倒是變成了影片重要的環節,像是Lamb父子各自經歷了喪母與喪妻之痛、Lamb家與Dainard家相互結仇、Joe Lamb與Alice Dainard那兩小無猜的情誼、小胖子與Joe Lamb成為情敵(當然這有點蠢,可是很真實),讓這以怪物/外星生物為基軸的電影,充滿了人性與溫度。小胖子Charles拍攝活屍片的熱血,也瀰漫了整部電影,很難不看出這是導演與製作人對七零年代活屍電影的一種致敬,而且拍攝小組全由青少年組成,脫離成人主宰,象徵孩童的獨立與創意。





關於時代營造感,《超級8》裡那堪稱是主角之一的超八釐米攝影機,在七零年代很熱門。另外只需舉出一例,就知道這部片何以懷舊--影片有一段是便利商店男孩聽著隨身聽傳來的七九年熱門歌曲--Blondie的《Heart of glasses》。當知隨身聽在七零年代末、八零年代初才剛流行起來(卡帶式的Walkman),而首先進入市場的Sony隨身聽,便是在一九七九年。而Blondie的《Heart of glasses》單曲,也是在一九七九年發行。


這部片也不難與根據於史蒂芬金原著的電影《伴我同行》(Stand by me)聯想在一起,不論是兒時友誼、並肩冒險、半灰暗半光明的少年時期(恐懼、迷惘..)以及漫步成長路程的共甘苦。《超級8》的小胖子查爾斯,也很容易與《伴著我同行》裡頭的小胖子Vern Tessio想在一起,眼鏡男Martin的造型與《伴》的Teddy Duchamp也有點神似,Martin的膽怯,與Vern Tessio的膽小也很相像。


這,很鄉愁的。



※評價: (滿分10)

懸疑營造 8
特效場面 9
演技 8
家庭 9
兒童成長 10
不明生物 7
活屍片拍攝 10
懷舊氣氛 10

整體 8


※註1:
會取名「超級8」(Super 8)不是因為怪物長八隻腳還是怎樣,而是因為「超八厘米攝影機」(Super 8 mm film camera)。

※其他建議:

外星生物不大是要點。
本來就想看外星生物還是甚麼異形造成大災難與人類恐慌的話,不妨換個角度。

最後電影結束時不要太早走,不然會錯過更棒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