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心是水做的,波濤洶湧時可以狂可以烈,然而,也有靜寂如死時 ..



10/28/2011

[文集]Party and dream..

當知曉,明晚將是派對之夜時,剩存的理智逐漸被瘋狂的行為模式分分銷蝕到僅剩幾絲絲殘餘(像那碎掉的菸草,被人故意擰碎)。從白日時的辣味食物之摧殘病體的愚蠢行徑,到她午后那迷茫中不斷吐出的話,然後繼續運轉,繼續運轉,轉到所有理智都絲毫不剩。

又話說,Tom Waits似乎扮演起助她入眠之要角(抑或是增加酒精使用之慾望?)...

「Today is grey skies. Tomorrow is tears. You'll have to wait til yesterday is here..」

「If you want to go,where the rainbows end.You'll have to say goodbye.All our dreams come true...」 

假想,假想,假想那沒有夢境的睡眠可媲美如死亡(實際上所有睡眠應有夢,可以是好夢惡夢空夢遊戲夢無意義夢充滿意義夢重組的夢與崩解的夢,只是醒了後如喝孟婆湯般的忘記了),那作夢者如她,應該死掉了無數回。又假想那有著夢境的睡眠可媲美如重生,那作夢者如她,也應該復活了無數回。


「Baby up ahead
And it's out where your memories lie
Well the road's out before me
And the moon is shining bright
What I want you to remember
As I disappear tonight
Today is grey skies
Tomorrow's tears
You'll have to wait til yesterday is here...」


Yeah, She loves you, wants to be with you to party, dream, die and be alive... 

10/21/2011

[影誌]《麵引子》(Four Hands): 歲月流轉,落葉歸根


何謂麵引子?很多人跟我說他們不知道這是甚麼東西,其實我也不太知道(謎之音:虧妳還是眷村子弟),大概查了一下,才知這是一種酵母,老一輩的人在做饅頭時都得放這個來發酵,畢竟當年可沒有新鮮的酵母(所以麵引子又有另外一個稱呼--老酵母)。

劇情?很簡單,講述一個老兵當年因戰亂,被迫與親人分離,後來,飄洋過海,來到了隔了個台灣海峽的台灣,在這所謂異鄉,結識另外一名投緣的女子,接著接著..,便是結婚生子、在此定了下來。

10/14/2011

[文集]疲勞的男女朋友

「當我說,我又覺得陰道癢了,明天恐怕十之八九要看醫生。你說,啊?是嗎? 你不驚訝我陰道搔癢又復發,突發似的口氣冷漠。

那時,你工作了一整天,夜晚時分疲勞指數破表,整張臉可見倦容,我卻依舊霸道般的想要在我忙完所有雜事、蠢事與麻煩事後,占有你。可是,你簡直毫無反應,舉止不同於以往,我便說,你今天怎麼這麼奇怪?僅見視訊上依舊繃著一張臉,看起來你在煩心。 我只好半裸著身子,看看你會有何反應。 是的,你總是有反應,可是這一次似乎不一樣。

只好先去洗澡。陰道依然感到輕微的癢。

不痛,但癢。

這種癢是沒辦法激起人類的性慾的,不是「啊我好癢啊好想做愛啊。我要你我要你幫我止癢」。

不,不,它不是挑動性愛神經的癢,非來自女體欲與他人結合的頻率振動所造成,而是屬於累贅那般的癢,來自於內分泌失調、飲食出問題、衛生沒做好那方面,久而久之可進一步變成痛覺。

一再皺起眉頭,媽的,這種事情真讓人厭惡,就像疾駛而過卻突然煞車的公共汽車所發出的刺耳聲響,不會殺死人但是簡直讓人恨死。

這種內分泌失調導致的白帶症狀(Leukorrhea),雖然不是甚麼大病症,而且復發率高到簡直就像生活中的一部份--「噢,又是白帶啊。」(幾乎要等同於--噢,月經又來了) 可是也很惱人啊。有誰喜歡成為婦科的固定病人?(一個禮拜一、三、五按時回診,然後乖乖聽醫生的話,平躺在內診檯上,不要動,然後雙腿張開) 

之後我講起這回事,你說這一點也不使人驚訝。突如起來的冷淡真易使人錯愕與厭惡,然後我像一個小孩子一樣玩起突然下線又上線的遊戲。(實際情況:第一次下線--刻意登出,想要看看你會不會留離線留言。但後來發現甚麼都沒有留。第二次下線--我問,為什麼你甚麼都不講?你說,妳都登出了,我還要說甚麼? 這才一時惱怒的將電腦關機)

當電腦再度詢問我,是否要關上所有被開啟的檔案與程式並且正式關機的那時機,我按了cancel,並又回到MSN上,想繼續找你,可是我無心的使用起隱藏模式,你卻覺得,我開啟隱藏模式跟你聊天(或鬼扯一番)簡直是無理取鬧--把我當甚麼東西,妳以為妳是誰。

只覺得都快要關電腦睡覺去了,隱藏模式只不過是一種即時互動軟體的某一種鬼設計而已,又不等於從此被視為空氣。

後來你說我總是從不滿足,都給我一切了卻還想要更多,妳陰道搔癢那我又算甚麼,妳每次在聽到我身體健康上的問題時,也不過就只跟我說一句「不要擔心」。該慶幸妳得的不是AIDS。

也許我不應該再跟你講太多這種事,反正你聽久了會煩,而且會覺得我大驚小怪,似乎我認定陰道搔癢、白帶症狀簡直就是世界末日。實際上,或許真該慶幸自己沒有得AIDS或者是cervical cancer。如你所言。因為我幸運得不得了(Because I am so fucking luc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