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心是水做的,波濤洶湧時可以狂可以烈,然而,也有靜寂如死時 ..



8/31/2013

[影誌]《青春大反抗》(Youth in Revolt):愛情的力量是愚蠢也是偉大


未看電影前,一見海報就可注意到Michael Cera的稚嫩臉蛋,至於旁邊的妹妹是誰我是一問三不知,總之多半可猜想這部片又是個"coming-of-age"的題材。「coming of age」指的不外乎就是從少年到成人間那尷尬的時期,其中充滿著苦惱、懷春、疑惑與困頓等種種心緒。

不過會吸引我去看這部電影的主因,不是Michael Cera,而是Brigitte Bardot的歌曲..。

8/25/2013

[文集]Alain Leroy

「明天,我將殺死我自己。」(Tomorrow, I kill myself)

Alain Leroy如是說。


Alain他在療養院待了有好幾個月了,一直以來滴酒不沾,戒酒看似有望,然而他卻成天納悶著人生的方向,無論是工作、家庭、朋友還是女人。一進到他房間,舉目就可見牆壁上到處貼著報紙上其他人死去的消息,很難不去想像這個男人的腦子裡頭是不是有問題。


是的,他有問題。他充滿著問題。但那又怎麼樣呢?

一個人有著一堆問題,其它人怎麼幫也幫不了。這好像早就不是罕見的現象了。但那又怎麼樣呢?


若是乾脆死了,一了百了,又怎麼樣呢?

是不怎麼樣。


這就是Alain。沒有人救得了他。


<p.s> 筆者幾天前觀看Louis Malle的《鬼火》(le feu follet),片中由Maurice Ronet飾演的社會邊緣人、花花公子、前任酒鬼Alain Leroy,悄悄的偷走了我的心,卻也因此而積鬱難耐,好在只有一天而已。



8/13/2013

[文集] 無題

方才我將臉書上顯示的「現居城市」拿下。

何以然?

因為,我自己始終對於目前的現居城市無法產生一絲絲連繫,無論是情感上的、精神上的、信念上的。


我以前住過高雄與台北,這兩個城市對我來說皆充滿著深厚的意義,前者是我的出生地與未成年前多半所居之處,後者則是我兒時成長的片段,與無論是成年前亦或是成年後,與我極為親近的城市。別人偶時問道:「你的家鄉在何處?」這問題我是很難答出來的,是高雄亦或是台北,難以擇一,倒不如就說高雄是我的母親,台北則是我的父親,了個乾脆。然而別人多半不懂,也就罷了,省了計較。


然而,移出這兩個城市後,到了一個自己全然不熟悉的城市,又得逼迫自己接受,這是難捱的,不論是映入眼簾的陌生街道,舉目所望那乾涸的溪水,一成不變的、看久就厭的青山,還有許多許多。


旁人多半將我的移入視為新生活的起點,但我則將此定位為過往燦爛歲月的毀滅。


這城市讓我麻木,讓我無力,也讓我煩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