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心是水做的,波濤洶湧時可以狂可以烈,然而,也有靜寂如死時 ..



1/25/2014

[文集]浮生若夢

這周末,有點瘋。

禮拜五說好要去朋友家玩Tekken Tag,但傍晚去天津年貨大街逛,晚上七八點回來就很累(在這點上很像老頭),便開始進入陣亡狀態--聽完Burzum後就睡覺,約莫午夜,我聽到汽車開走的聲音,姑且就繼續睡,讓史先生先自己去。過了一小時,約略有睡飽(其實也沒睡著,閉目養神而已,好儲存精力),我便從床上起身,披上毛衣,下樓,抓起錢包、機車鑰匙與外套,啟程前往英國佬跟波蘭佬那一夥的基地。當時夜正深,一路上僅見到兩輛汽車。抵達目的地時,原本臆測會有震耳欲聾的音樂聲、嘈雜的派對人群交談與嘻鬧的聲音,但是都沒有。我打開了門,客廳裡只剩下兩個人,波蘭佬爾後現身。眼見大夥兒都驚訝於我的出現,甚至以為我不會來了。之後就玩Tekken Tag到清晨五點左右,一路上Bryan Fury大開殺戒。像在過年守歲似的,那種快要被遺忘的感覺,重新拾回。當Tekken Tag對戰結束,咱們一起開車回去,眼見馬路上漸出現了攤販、晨跑者與老人家。

有點不可思議。之前我還不大喜歡Tekken Tag,但過了那晚後,我漸漸愛上了。

接著是禮拜六晚上,住在我們家巷後的Cody與Sonia賢伉儷也加入派對動物的行列。咱們做完披薩後,約莫十一點,大夥兒便動身前往當時天星國家別墅裡面最吵的那一棟房子。打開門,狗兒Ari最先出來迎接登門造訪的這幾個派對動物。裡頭的每一個人看起來都很開心,那種歡樂氣氛很難不感染任何人。大家一起笑、一起醉、實在是越夜越美麗。正所謂「浮生若夢,為歡幾何?」,有時我還是會想想,沒人不知道自己可以活多久,但可意識到當下、感受周遭的人事物,所以,如有可以玩樂的機會,不去把握的話,豈不像個蠢蛋?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