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心是水做的,波濤洶湧時可以狂可以烈,然而,也有靜寂如死時 ..



2/27/2014

[影誌]《粉紅火鶴》(Pink Flamingos,1972)


最近找怪傑John Waters的《粉紅火鶴》(Pink Flamingos)來看,純粹是因為最近去複習了《老大慢半拍》(Flawless),裡頭有近幾天離世的Philip Seymour Hoffman,他在片中飾演變裝皇后(drag queen)。一個巨星殞落,往往會激起人們對他/她的回憶,然後重拾起他/她過往的作品。多麼可笑呢,大部分的現代人已經不在乎現實的大小事了,活生生的東西其實就跟死的沒有兩樣,看在眼裡只是一縷輕煙,除非訃聞發出,人們才霎時間重視到死者的存在。

死者為大。就是這麼一回事。

對我來說也是這樣。

講白點,如果Philip還活著的話,我可能不會太費心思去注意他的動態以及他的作品集,除非機緣使然(像有時看了某部片,感覺很好,我便會對其中的演員很好奇,然後會主動去挖掘演員的相關資訊。上一次注意起Philip Seymour Hoffman,乃是因《濃情四重奏》,如此而已.)。以後有機會再談Philip Seymour Hoffman。

回到《粉》片。Divine在裡面可是重頭戲,然而,這名人物,對我來說只有聽聞其名但不甚熟悉其人(畢竟當他正活躍時,我根本就還沒有出生),所以《粉》片可以算是我接觸Divine的初步媒介。這部片集瘋狂與混亂於一身,當然沒人可以搞得懂為甚麼片中的人那麼執著「我才是這個世界上最罪惡、最骯髒的人」,然後執著到非要把敵手當成手中玩物般蹂躪。有趣的地方就是蹂躪的此一行徑,乃是由Divine以及另一派人馬--Marble夫婦,雙向地進行。

簡單歸類這兩派人馬的骯髒行為:
Marble夫婦--靠骯髒的非法販嬰生意過活,而且無辜的嬰兒還不是偷偷從有錢人家裡抱走的,而是暗夜裡綁架手無寸鐵的年輕婦女,將其軟禁於地牢,讓車伕強暴之,使其懷孕,生下來的小寶寶就是他們夫婦倆的賺錢工具。聽起來真的很骯髒吧,且有一名婦女因難產而死。

更骯髒的就是,Marble夫婦毫無羞恥心,只會對著手上得來的鈔票哈哈大笑。

還有個小插曲就是,Mr.Marble是個露鳥俠,喜歡在捉弄路邊的年輕少女後露出自己生殖器官。真是快樂鳥日子。

另一個關於Mrs.Marble的小插曲就是,此女雇用一名女間諜,去刺探Divine家的情報(且還當作Divine兒子的性玩具),到最後還耍賴不給薪水。

以上也就是小插曲而已,然而導演透過這些細微的小插曲,描繪出這對夫婦沒心沒肝的惡人面貌。

至於Divine家族--坦白講這家族相較下可愛多了,帶著點野蠻。當Marble家派出的女間諜勾引Divine兒子成功後,兩人接下來的性愛戲發生在雞舍,乍聽下十分天然,實際上男子卻直接把雞隻拿來性愛玩具,一陣暴力拉扯、大力磨擦後,雞隻就成了當下的血淋淋的祭品,一男一女赤裸的肉體與性器均抹上了雞血,滿是血腥。

另一個小插曲就是Divine家族開了個派對,宴請嬉皮賓客們一同歡慶Divine老媽與送雞蛋員的新婚,現場還有奇人演出屁眼神奇放大秀(我不知道還有甚麼名詞可以解釋那種表演.....),亂噁心就是。Marble夫婦找了幾個莫名其妙的人來鬧場,爾後那群不速之客卻成了嬉皮們的食物。活人獻祭般的場面又是血淋淋地上演。

往後的小插曲(剛才提及的派對也是個插曲就是了)還包括Divine與他兒子潛入Marble夫婦華麗的家裡,戀物癖之魂注滿全身般地對著華麗的家具又親又舔,兩人又幾乎要搞起了亂倫--Divine將兒子的生殖器官捧在手中,如情人般的吸吮著。

結尾最噁心的一幕,就是那經典的食狗糞--Divine走在人行道上,見到有一隻狗被主人牽著走,她渴望地、飢渴地目視那隻狗,接下來那隻狗排泄出糞便。Divine蹲下,隻手將眼前的狗糞拾起,並且將狗糞吃下肚裡。電影的敘事人(其實也就是導演本人)同時說道:「她不只是全世界上最骯髒的人,還是世界上最骯髒的女演員。」

-------

簡單來說,《粉》片沒有什麼道理可言,頂多是幅活生生的髒亂拼貼,將各種罪惡、骯髒與偏激的行徑拼成了一幅下流的圖像。


[文集]人生的同義詞就是死亡

人生的同義詞就是死亡。
在我眼前的每一人,均如喪失靈魂般的空殼,漂浮,懸宕,最後落腳在一片荒蕪。


2/14/2014

[文集]Alcohol

Alcohol can be adored since sometimes it eliminates my worries and sorrows. 
Alcohol can also be annoying since sometimes it turns my situation into the out- of-control mode and do so many foolish things, such as hurting the one I love and regretting it as a result. 
Alcohol can also be marvelous since sometimes it makes my mind open widely and see through the world of mortals.
Alcohol can also be needful since sometimes it enables me to have a lot of fun, hence it throws off the boredom, the ridiculousness and the ugliness of the life, temporarily.

What a devil's drink.